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ds视讯 > 敌我识别系统 >

环球时报:“敌我矛盾”是否存在如何统战?

归档日期:09-22       文本归类:敌我识别系统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一些人与国家主流政治价值分道扬镳,他们的社会资源和影响力已经自成一体,似乎成了国家政治凝聚力的解构因素,也有些像在组成国家新的不稳定源。如果说中国无法再成为一个“高度一体化”的社会,那么就要让那些所谓“反体制”的人逐渐安定下来。他们或许需有一定空间,但不能越界,边界在哪里,要逐渐变得清晰。

  中共中央22日印发了《中国统一战线类人士作为统战工作的对象,他们当中包括“新的社会阶层人士”。对于这个群体概念的范围是什么,人们众说纷纭。

  今年5月中央召开统战工作会议之后,一些人开玩笑说,如今有很多人都等着国家来统战他们了。这个玩笑主要指的是较为活跃的“异见人士”,它也反映了当前统战工作的复杂性。

  统战工作极其重要,在战争年代是这样,今天同样如此。然而今天统战工作的环境和目标与过去相比都有了新的时代特点,它几乎应被看成是一项崭新的工作。

  战争时期统一战线是法宝之一,那时候敌人明确,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的目标就是为了打垮敌人,保护并壮大自己。那时候政治是根本标准,敌人的敌人就可以去统战,道理和路径都很明确。

  如今中共是执政党,对国家和人民承担“无限责任”。它要捍卫法统,促进社会发展,还要维护所有公民的合法权益。一个问题是,如今谁是这个国家的人民与敌人?还有,如何把统战与同那些“敌人”的斗争划出清晰的界限?

  “敌我矛盾”和“人民内部矛盾”如今提得不太多了,但一些人士认为,这个看问题的角度依然有价值,统战工作应是针对人民内部矛盾开展的,解决敌我矛盾则只能使用斗争的方法。

  然而有一些人与国家主流政治价值分道扬镳,他们的社会资源和影响力已经自成一体,似乎成了国家政治凝聚力的解构因素,也有些像在组成国家新的不稳定源。这些人有不少就属于“异见人士”,他们是否应处在统战范围之内呢?

  这类人士普遍对“多元社会”有与主流认识不同的理解。他们认为自己有展示同体制对抗的权利,法治中国就应为他们开展对抗提供合法空间。这使得国家即使想“统战”他们,效果也或将有限。

  中国的社会结构经几十年改革开放已经发生了深刻变化,这种变化实际也在悄然改变社会的利益乃至权力结构。其实舆论场的情况在提示这些变化的涵义,比如国家仍能有效控制和影响表层舆论,但舆论的一些深层表现经常脱轨,给国家长治久安带来挑战。

  今天的统战工作要在全球化条件下进行,难度极高,它要在西方对中国政治制度很不认同的大环境下,凝聚中国社会的共识。这很难说清是一场防守还是进攻的战斗。

  所有中国公民都是中国人,即使热衷不合作姿态的也是。其实所有国人都处在一个巨大的利益共同体中,国家繁荣与进步通过各种方式把利益分配给了各个群体。现在中国的“异见人士”在西方都挺吃香,他们获得各种奖项,受到各种扶持的比例最高。他们中很多人过得比“跟党走”的人还潇洒,在分割中国发展的利益方面,他们的位置并不边缘。

  如果说中国无法再成为一个“高度一体化”的社会,那么就要让那些所谓“反体制”的人逐渐安定下来。他们或许需有一定空间,但不能越界,边界在哪里,要逐渐变得清晰。把他们“争取过来”可能不容易,那么就争取让他们“无害化”。对于他们提出的真问题不妨倾听,按照主流价值原则去寻求解决问题的方案。对于他们的政治盘算,警惕和拒绝应旗帜鲜明。这或许应成为统战的一个新维度。

  中国社会新时期的敌友界限变得比较模糊,也许我们不该将精力放在划清这个“根本界限”上,而应尽可能增加社会的张力和弹性,使它在包容复杂的同时,实现自我的强大和稳定。

本文链接:http://ottimosito.com/diwoshibiexitong/6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