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ds视讯 > 敌我识别器 >

二五 与敌人并肩作战 如何在战场上分清敌我

归档日期:06-27       文本归类:敌我识别器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在《集结号》中,有一个在抗美援朝战场上经典的桥段,邓超扮演的志愿军炮兵指挥员带领侦查小队伪装成李承晚的韩军,深入敌后为火炮提供指引和校准。中途被路过的美军坦克发现,好在在精湛的演技和良好的伪装下,有惊无险,成功骗过了不明真相的过路美军,完成了任务。

  这就引出很有趣的问题,在无比混乱的战场中,我们是如何分辨对面的人到底是敌是友?这个问题在近现代变得格外棘手,比如在朝鲜战场上,在很多这辈子只见过日本人(很可能还是已经死了的日本人)的美国大兵眼中,想让他们分清中国人,日本人,朝鲜人,韩国人,以及汉语日语韩语...实在是个不存在命题。

  无独有偶,在二战末期的西线战场上,美军也被这样一支伪装的纳粹部队搅的心神不宁,指挥这只部队的正是传奇的党卫军上校,号称“欧洲最危险的男人”的奥托·斯科尔兹内。

  这项代号“格里芬”的秘密行动,计划由2000人左右的志愿者组成特种部队150旅,伪装成美军,使用缴获的美军装备,在阿登反击战中深入敌后发动奇袭。无奈各种疏漏频发,计划很快流产,但是意想不到的是,美军被这一支已经不存在了的部队吓得草木皆兵,甚至连美第12集团军群司令布雷德利上将也亲身经历了这种怀疑一切的检查。一次他乘坐一辆吉普车前去拜访赫吉斯中将,短短的旅途中遭到多次盘查,尽管他每次都表明身份,但各路口的哨兵仍不时问他一些有关美国的事情,回答稍有迟疑便会引来警觉的目光。事后布雷德利回忆当时的情况说:“约有五十万的美国兵,互相见面时简直如猫见了耗子一般,大眼瞪着小眼,互相怀疑着对方。”

  这种惶恐甚至蔓延到了盟军司令部。艾森豪威尔在回忆录里说:“一名激动不已的上校坚持认为杀害我的计划千真万确,甚至还说出了这个计划的细节。他的结论得到了保安参谋们的支持……保安军官们如此紧张,立刻把司令部布置成要塞一样,到处都张满了铁丝网,甚至停放了数辆坦克,卫兵也增加到平时的两倍、三倍、四倍……一听到汽车发动机的声音,各办公室就会立即紧张起来。我频频接到各界的电话,询问艾森豪威尔是否安在……”最后不厌其烦的艾森豪威尔不得不离开当时居住的、离盟军最高司令部不远的别墅(因为几年前这里曾是龙德斯泰德元帅的司令部,德军对这栋建筑的一砖一瓦都了如指掌),转移到凡尔赛附近,出入总有一个中队的卫兵跟随,活动范围也受到限制。这种形同软禁的状况持续了数周时间,令他大为头痛和不耐烦。

  美军后来解决的方式是一旦抓到了穿着美军军装的德军,一律按照间谍罪处理——直接枪毙。

  其实敌我识别一直是战场上一个永恒的博弈,尽管《战争法》明确规定了战场上交战的双方要在开火前表明自己的身份,比如展露军装,武器装备等。但是,真的打起仗来是很难有人遵守的。不过随着技术的进步,各国的军舰,飞机和装甲车辆等大型武器装备都开始装有“敌我识别器”,方便快速识别敌人快速开火。

  但是苦逼的大兵们,依然还在使用从石器时代开始就有的东西——服装,语言,以及从南北战争开始才有的身份牌...

本文链接:http://ottimosito.com/diwoshibieqi/1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