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ds视讯 > 敌我识别雷达 >

捕食者无人机

归档日期:07-18       文本归类:敌我识别雷达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MQ-1 捕食者(Predator)(有时称为掠食者)是一种无人机,美国空军描述为“中海拔、长时程”(MALE)无人机系统。它可以扮演侦察角色,可发射两枚AGM-114地狱火飞弹。它是一种遥控飞行器,机长8.27米,翼展14.87米,最大活动半径3700公里,最大飞行时速240公里,在目标上空留空时间24小时,最大续航时间60小时。该机装有光电/红外侦察设备、GPS导航设备和具有全天候侦察能力的合成孔径雷达,在4000公尺高处分辨率 为0.3米,对目标定位精度0.25米。可采用软式着陆或降落伞紧急回收。

  1×Rotax 914F 涡轮增压四缸发动机, 115 匹马力[3](86 千瓦)

  62 英里/时(54 节 (依不同飞机重量而有变动), 100 公里/时)

  2,000 nm[4](3,704 公里, 2,302 英里)

  一个典型的“捕食者”系统包括四架无人机,一个地面控制系统和一个“特洛伊精神II”数据分送系统。无人机本身的续航时间高达40小时,巡航速度126千米/小时。飞机本身装备了UHF和VHF无线千米的C波段视距内数 据链。机上用于监视侦察的有效载荷为204千克。机上的两色DLTV光学摄影机采用了955mm可变焦镜头。高分辨率的前视红外系统有6个可调焦距,最小为19mm,最大560mm。诺斯罗普·格鲁门公司合成孔径雷达为“捕食者”提供了全天候监视能力,分辨率达到了0.3米精度。其他可选的载荷可按具体任务调整,包括激光指示和测距装置、电子对抗装置和运动目标指示器。

  地面控制站安装在长10米的独立拖车内,内有遥控操作的飞行员、监视侦察操作手的座席和控制台,三个波音公司的任务计划开发控制台、两个合成孔径雷达控制台,以及卫星通信、视距通信数据终端。

  地面站可将图像信息通过地面线路或“特洛伊精神”数据分派系统发送给操作人员。“特洛伊精神”采用一个5.5米Ku波段地面数据终端碟形天线米数据分派碟形天线。右图为操作手控制台。上方的显示器显示航线等信息,下方显示器输出“捕食者”摄影机影像。

  移动式控制系统,可供前线指挥员直接进行控制和接收侦察信息。另一种配置是用美军高机动车(大型吉普)搭载小型地面站,功能基本与基型地面站相同。

  更小型的视频接收系统,可供更小型的部队,如敌后特种部队携带,接收侦察信息

  “捕食者”无人机可以在粗略准备的地面上起飞升空,起飞过程由遥控飞行员进行视距内控制。典型的起降距离为667米左右。任务控制信息以及侦察图像信息由 Ku波段卫星数据链传送。图像信号传到地面站后,可以转送全球各地指挥部门,也可直接通过一个商业标准的全球广播系统发送给指挥用户。指挥人员从而可以实时控制“捕食者”进行摄影和视频图像侦察

  猎食者远程无人机,是作为“高级概念技术验证”而从1994年1月到1996年6月发展起来的。它是的通用原子公司得到了第一份合同。它首飞于1994年,并于当年具备了实战能力。

  2002年3月美空军正式组建了第一个武装型“捕食者”无人机中队。该部队计划装备20架武装型“捕食者”,将与第11和第15侦察中队一起进驻内华达州印第安纳·斯普林备用机场,并于2005年达到全部作战能力。新部队的人员将从现有的两个中队抽调,同时也培训部分新队员。

  2002年6月,美国空军正式将携带“地狱火”的RQ-1B命名为MQ-1B。M表示多用途,反映了“捕食者”从侦察无人机发展为多任务型飞无人机。正式的MQ-1B无人机将装载雷神公司的多频谱瞄准系统,采用一个增强型热成像器、高分辨率彩色电视摄像机、激光照射器和激光测距器。此外还可能装Talon Radiance超频谱成像器,可穿透树叶探测隐蔽的地面目标。同时装有信号情报装置。美国空军已经实现利用“捕食者”直接向AC-130提供图像的试验。“捕食者”还正在计划增加防冰系统,系统采用乙二醇进行除冰,但是要付出载重减小的代价。此外还要解决整体油箱机翼与“地狱火”导弹兼容的问题。“捕食者”B已经被命名为MQ-9。

  2002年8月美国海军确定,在2003年春天对“捕食者”无人机进行一次新的控制试验,内容是在有人驾驶飞机上控制“捕食者”。有人驾驶飞机平台选择P-3反潜机,这一试验将扩展“捕食者”无人机的适用范围和应用灵活程度。但另一方面,美军对无人机的使用成本也有了新的认识。五角大楼表示,一架武装无人机的使用成本与有人飞机不相上下,因为无人机的使用需要复杂的指挥及通信系统提供技术保障。

  2003财年美空军采购了25架,1.39亿美元。2004财年采购了16架“捕食者”,价值2.1亿美元。美空军于2005财年10月1日开始,将接收9架“捕食者”,总值1.47亿美元。

  1998年5月,“捕食者”系统开始进行Block 1升级计划。改进包括一个用于减轻系统工作的系统,使得侦察信息在系统内部不受损失,提供保密空中交通管制语音中转,Ku波段卫星调谐和空军任务支援系统。

  2001年3月“捕食者-B”无人机001号首飞。该项目包括具有不同结构的3架飞机。“捕食者”B001装备一台通用电气公司的TPE-331-10T涡轮螺桨发动机,起飞重量2900公斤,能携带340千克的负载,在15200米的高度以370千米/小时的速度巡航飞行。目前正在制造的“捕食者”B002号机将使用一台威廉姆斯公司的FJ44-2A涡喷发动机,可在约18300米的高度以500千米/小时的速度飞行。其飞行 试验于2001年秋进行。“捕食者”B系列的最后机种ALTAIR将用于科学和商业用途,需要具有较大的负载能力和15850米的升限。ALTAIR将装备通用电气公司的涡桨发动机。它能同时执行各种大气研究任务,并且通过卫星将搜集到的数据实 时发送出去。2001年11月美空军订购了两架“捕食者”B。由于改换了发动机等,B型号的采购价格要比基型高,而且维护设备不同,但地面站相同。美军经过对比“捕食者”B和“全球鹰”,最后还是选择了“捕食者”B。“捕食者”基型单价在250万美元至450万美元之间,“全球鹰”每架则在4500万美元至5000万美元之间。“捕食者”B能够携带8枚“地狱火”反坦克导弹,基型只能携带2枚。B型能够在5000米高度至10000米高度之间执行任务, 约为基型的两倍。飞行速度为基型的三倍。

  下一步的计划还包括发射FIM-92“毒刺”近距地空导弹的试验。通用原子公司后又得到价值3900万美元的后续合同,再为空军生产7架捕食者。另外还有7架的生产合同尚在拟议之中。另外“从无人机向战斗机传送图像”的试验也在进行。演练中利用一架加装了超高频和甚高频无线电通 信设备的“捕食者”无人机进行中继通信,将实时视频图像从地面传送给了英美作战飞机。

  2004年10月,通用原子航空系统公司宣布,一架由HFE燃料驱动的“捕食者”无人机已成功首飞,为公司专门竞标陆军的增程多用途(ERMP)无人机系统项目而研制的“勇士(Warrior)”无人机打下坚实的基础。该公司打算为陆军提供的“勇士”无人机是一种基于“捕食者”无人机改型的长航时无人作战飞机,其动力装置采用陆军常用的燃料类型。公司负责人称,HFE动力装置可降低维修成本、增加服役寿命。

  2011年3月美国空军目前接收了订购的MQ-1“捕食者”无人机中最后一架,这架编号为268的无人机于3月8日交付。根据美国空军的计划,将不会继续采购MQ-1,这种飞机将逐渐被新型MQ-9“死神”无人机取代。MQ-1从1995年开始装备部,美国空军共装备有196架。2010年11月美国空军对外宣布将在已有53架的基础上继续装备276架由通用原子公司研制的MQ-9“死神”无人机,这家公司同时也是MQ-1的研制方。其中一部分无人机已在阿富汗、伊拉克和巴基斯坦坠毁或被击落。“捕食者”的用户除美国空军外,还有美国中央情报局。

  2011年9月,美国空军国民警卫队表示尽管存在预算削减的困难,他们仍将继续操作空军的“捕食者”攻击无人机。国民警卫队已经将部分使用F-16战斗机的中队改为使用攻击无人机,并部署到了伊拉克和阿富汗。

  2001年9月伊拉克声称击落了一架“捕食者”。“捕食者”也参与了阿富汗的作战行动,据说一架“捕食者”发现了奥萨马的汽车,但由于地面指挥官决策的拖延,丢失了目标。一个月后,一架“捕食者”成功发回了本·拉登手下一名高级军官藏身地点的实时视频信号,随后多架F-15E轰炸了该地区,杀死了该名军官。在2001年10月“捕食者”首次在实战中发射导弹摧毁了一辆坦克。

  2003年3月,“捕食者”开始携带两枚AGM-114K“地狱火”Ⅱ激光制导反坦克导弹,执行摧毁伊拉克的ZSU-23-4自行高射炮的任务。

  北约2011年4月23日在一份声明中说,格林尼治时间11时左右,美军一架无人机介入后,利比亚西部城市米苏拉塔附近一处多管火箭发射装置遭摧毁。

  “捕食者”无人机曾被亲切地称为“只不过是安装了Austrian赛车引擎的滑翔机。”“捕食者”在1995年正式投入作战使用。从那时以后,“捕食者”就不断增加新的能力,这些能力使最初设计该无人机的人感到惊奇。

  由位于圣地亚哥的通用原子航空系统公司设计的“捕食者”无人机已经服役16年了。对于“捕食者”无人机的命名过去几经改变,但其原型叫做“RQ-1”;后来的武装化的“捕食者”无人机叫做“MQ-1”。

  三类人在推动“捕食者”无人机拥有完成多任务能力的过程中发挥着重要作用,为了使无人机拥有完成多任务的能力为其增加了激光指示器,以及“地狱火”(Hell fire)导弹。

  第二类人是不为所知的但具有重大影响力的五角大楼办公室,该办公室被总参谋长称为情报、监视、侦察的A2/A2U办公室。办公室的主任是詹姆士G.克拉克。詹姆士·G·克拉克是空军退役上校,也曾做过飞行员,被人们冠以“蛇”的绰号。他的官方头衔是空军ISR(情报、监视、侦察)创新与无人机系统特别工作小组的主任。

  第三类主要的倡导者是空军物资司令部的“大远征”规划办公室的人们,“大远征”规划办公室负责管理空军众多特殊用途飞机的发展。

  数年来,军队和情报委员会成员极大地推动了系统每个部件的发展。“捕食者”无人机第一次飞行是在1994年,当时作为先进概念技术演示项目。

  陆军最初领导该项目,但在1996年其职责被转交给了空军。当年部署到了阿尔巴尼亚,“捕食者”无人机参加了“联合努力行动”。就是在那次行动之中,空军总参谋长罗纳德·R·弗格勒曼将军选择当时是上校的克拉克来评估“捕食者”无人机的行动。

  克拉克观察那些在美国汽车比赛协会所用拖车改造的控制台中操纵控制着无人机的飞行员。无人机将彩色视频图象与红外侦察图象传回到控制中心。这给克拉克非常深的印象,他写了一份充满肯定的报告,此时他想与“捕食者”无人机的交道就此结束了。

  他对“捕食者”无人机所做的,直到3年之后。1999年4月2日,他接到了来自麦可·E·赖安将军的关于“捕食者”无人机的电话,他已经继弗格勒曼之后成为了空军总参谋长。

  在电话中,赖安告诉克拉克,乍朋(在美军驻欧洲空军指挥官)已经告知他需要使“捕食者”无人机具备精确提供所侦察地域地理位置信息的能力,这样才能瞄准这些目标。

  在现代战争期间,乍朋被麦可·C·硕特中将军任命为驻欧美军第16空军师指挥官。硕特在一次与他的儿子,一位A-10飞行员,的交谈中得知尽管“捕食者”操作员可以见到无人机正在侦察的目标,但是仍然没有有效方法向飞机指示目标。这种情况通常导致“捕食者”无人机操作人员与战斗机飞行员必须对目标进行冗长而低效率的交流。

  赖安非常支持无人机。在1995年,作为北约南方空域指挥官,他曾是第16空军师与波士尼亚共和国的北约空军指挥官。正是如此,赖安看到了“捕食者”无人机在“周密力量行动”中的首次表现。这位指挥官被无人机的巨大价值打动了,像“捕食者”无人机这样的无人机可以使用在对于有人机非常危险的任务中,而不必担心可能损失飞行员。

  事实上,赖安曾经将RQ-1作为战斗搜寻和救援的重要部分,主要是寻找被波斯尼亚塞尔维亚人击落的法国飞行员。

  赖安派遣了克拉克到在意大利威钦察的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合成空中行动中心,负责使“捕食者”无人机拥有目标测量能力。

  那时,“捕食者”无人机在科索沃一天飞行24小时以发现敌军。双方的交战原则要求在打击进行之前前方空中控制人员必须可以目视发现目标。

  一个主要的问题是地形、房屋和其他特征的相似性使飞行员很难准确理解目标的位置。飞行员约定将具有橙色的屋顶作为地标,然而他们却飞过了一大片具有橙色的屋顶的区域。

  克拉克转向位于俄亥俄州的怀特-帕特森空军基地由威廉格里姆领导的“大远征”办公室寻求帮助。“大远征”办公室以对武器系统的科学分析、采办与后勤务实的方法出名。

  在其许多职责之中,“大远征”办公室还负责改进特殊任务的飞行,如RC-135“铆钉”侦察机,MC-130E“战斗爪”,EC-130H“指南针”以及其他一些秘密的项目。在任何时候,“大远征”办公室都负责采办的项目多达24个,后勤保障的飞机达50架。

  “大远征”办公室建议使用一种可以同时提供与照相机和激光指示器功能的传感器来代替“捕食者”无人机传感器照相机。这将使“捕食者”无人机北约的F-16战斗机之间进行点对点的精确目标数据传输。

  事情以神奇的速度进行着。在该建议通过18小时后从海军获得了激光指示器。也很快地进行了测试,而且第一架装备激光指示器的“捕食者”无人机在38天之后就部署了到科索沃。或许是巧合,塞尔维亚人在改进的“捕食者”无人机部署一天之后投降了。

  乍朋,同时也是欧洲中央联合空军的司令,不断主张缩短“打击链”发现、定位、追踪,瞄准,打击与评估目标的时间。

  深入的分析显示通过使一架“捕食者”无人机同时成为“传感器”和“射手”可以极大地减少“打击链”时间。

  当乍朋回到了美国领导空战司令部的时候,他询问了“捕食者”无人机安装激光指示器的事进展的怎么样了。他惊愕地发现激光指示器不但没有安装,而且已经安装好的都实际上从“捕食者”无人机上拆除了。“他们从机身拆除了激光指示器”,乍朋在一次面谈中说,因为他们不是“计划的组成部份”。

  乍朋向空军司令部申请了对该项目的领导权之后,来到了采办委员会要求为“捕食者”无人机中队安装激光指示器。

  乍朋意识到“捕食者”无人机在基地组织射程之外侦察传回的图象中显示有。因为当时不能立即攻击他,就命令海军使用战斧地面攻击导弹进行打击。这些导弹花费了太长时间到达所以攻击失败了。

  空军司令部指挥官因此要求在“捕食者”无人机上安装“地狱火”反坦克导弹。乍朋的目的就是使操作员具有利用发现高价值目标之后的时间优势的能力。对乍朋要求的第一个回应是可以料想到的,项目在五年之内完成,大约花费一千五百万美元。

  乍朋回应道,“我将给你三百万美元和三个月的时间,而且我将对失败负责。”这种合同是克拉克、“大远征”和其他的务实的人喜欢的一种。一个非正式的,但显示的测试计划也在进行之中。

  “捕食者”无人机的体积小缺乏整体结构力量,这使得RQ-1只可以携带一枚少于175磅的导弹。这“地狱火”导弹几乎成为了唯一的选择。

  在轻型无人机上发射直升飞机发射的反坦克武器也是存在许多问题的。发射导弹是否会破坏无人机,或者使机翼脱落,或者撞击到垂直平稳器?克拉克目睹了对“捕食者”无人机被绑在一个水泥台子上进行导弹发射。

  2001年2月16日,“捕食者”无人机#3034成功地飞行并发射了“地狱火”。一系列的测试显示的打击坦克的“地狱火”的效能。克拉克书桌上至今还保存着“捕食者”无人机发射的打击坦克的“地狱火”导弹弹头的碎片。

  试验一直从夏天持续到秋天。在不同的高度进行了发射“地狱火”导弹的试验。高度达到12,000英尺的时候问题出现了,当时做了一个简单却务实的决定:不要在10,000英尺以上的高度从“捕食者”无人机上发射“地狱火”导弹。

  结果是在乍朋提出挑战之后的第61天,花费了二百九十万美元,“捕食者”无人机具备了发射“地狱之火”导弹的能力。

  恐怖份子在2001年9月11日发动了攻击,使RQ-1推向了战场。“捕食者”无人机#3034,事实上,是2001年9月11日之后最先海外部署的三架“捕食者”无人机中的一架。由于其历史重要性,被陈列在Smithsonian研究所的国家空天博物馆中。

  克拉克的助手肯尼思·J·约翰向陆军的Huntsville导弹中心打电线已经归航了。约翰的意思是想要运10枚“地狱火”导弹到中东,对方也非常明白没有问任何问题。

  完成装载之后,C-17携带着战争的重要杀手锏武器“捕食者”无人机与“地狱火”导弹迅速开往中东。

  克拉克和他的单位的工作还没有结束;他们接下来在“911”之后的第5天为“捕食者”无人机安装“远处分离操作”系统.

  卫星传输可以让“捕食者”无人机的领航员在美国就可以操纵在中东战斗的武器化了的无人机。一项保守的预测显示这种新的作战方式节省了国防部的时间、费用和精力,不需将大约1,000位人员以及他们所有的装备从美国运输到战区。

  进行“后传”行动的全球作战中心位于内华达州印第安斯普瑞空军基地,那里有10个这样的站点。在交谈中,克拉克对空军国家卫队应对操作“捕食者”无人机挑战的表现表示特别的感谢。

  正如克拉克讲述的那样,空军进入无人机时代时发展与操作无人机的经验却相对较少。在最来的14年中,然而,美国空军已经学习了很多,这些经验知识已经转换成为了“捕食者”无人机的作战能力,同时也将生成下一代无人机的需求。

  一个典型的经验教训的例子是一些“捕食者”无人机安装了AIM-92“刺”导弹,以对抗伊拉克战斗机。“捕食者”无人机安装了AIM-92“毒刺”导弹的验证试验只用了91天。

  2002年12月23日,“伊拉克自由”行动开始之后的3个月,安装了“毒刺”导弹的“捕食者”无人机在非飞行区正在执行侦察任务,当时伊拉克米格机-25也在执行任务。

  “捕食者”无人机向米格-25发射导弹,和电视图象显示两枚导弹的尾烟踪迹横跨半空。不幸的是,米格机的导弹击落了“捕食者”无人机,但是伊拉克空军明显得出这样的结论:打击武装了的“毒刺”导弹的“捕食者”无人机是划不来的。打击无人机也是划不来的。

  当问及有关“捕食者”无人机计划不同寻常的成功的时候,主要的倡导者,乍朋和克拉克,非常强调项目组人际间的信任的重要性,信任可以加快项目进行的速度和灵活性。所有创造奇迹的这些参加人员很快说出了许多在解决“地狱火”导弹武装“捕食者”无人机问题中发挥重大作用的其他人员的名字,他们使“捕食者”无人机迅速地适应了高技术现代战争。

  截止2009年2月18日“捕食者”无人机中队飞行时间达到了500,000飞行小时,共计4,400周战斗小时。

  比较新的、大型的、载重更大的武装无人机是MQ-9“收割机”无人机,已经达到40,000飞行小时了。

  这一无人机改变了低强度冲突,高层国防部官员说无人机的重要性将在未来的时间里变得越来越明显。

本文链接:http://ottimosito.com/diwoshibieleida/2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