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ds视讯 > 敌我情况图 >

解放战争时期敌我力量的消长

归档日期:10-14       文本归类:敌我情况图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全面内战爆发时,军的总兵力为430万。其中包括:“正规军陆军86个军(师)、248个师(旅)约200万人,特种兵36万人,空军16万人,海军3万人,后方联合勤务总司令部所属部队以及其他军事机关和院校共约101万人。以上正规军总共约356万人。非正规军74万人。”此时,中国军队没有海、空军,只有陆军,其总兵力约127万人。其中野战军约61万人,辖有纵队及相当于纵队的师共22个,旅及相当于旅的师共94个。地方部队及后方机关约66万人。 对比国共两党总兵力,不难看出,军队在数量上具有绝对优势。

  不仅在数量上具绝对优势,军装备也大大超过中队。以主力整编第11师和中共部队装备最强的东北第1纵队(兵力相当于军整编师)相比较:整编第11师有各种枪11520支(挺),其中冲锋枪2370支;各种火炮440门,其中105毫米口径榴弹炮8门、火箭炮(筒)120门;汽车360辆。第1纵队有各种枪13991支(挺),其中冲锋枪92支;各种炮46门,其中口径最大的是75毫米山炮,只有12门。两者数量大体相当,但自动火器拥有量前者是后者的26倍;火炮的数量,前者是后者的倍,且口径大、射程远。

  除数量和装备处于劣势外,中共武装在军事训练方面也有不足之处。作为中共主力部队的野战军,很大一部分是由地方武装改编而来,“干部和战士没有经过很好的战术、技术训练。他们比较熟悉游击战,不熟悉运动战,更没有攻坚战和大兵团协同作战的经验”。晋察冀野战军的冀中纵队,在编入主力时,每人头上系一条白羊肚毛巾,身上穿的还都是便衣,只是在开进途中才换了军装,补充了重机枪、迫击炮,以营、连为单位,调整了步枪的口径,匆匆完成了战役的准备工作。由于军事训练方面的种种不足,中###队曾一度被当局讥讽为“毫无军事训练之老百姓”(中央宣传部长彭学沛语)。

  由于具有多方面的绝对优势,蒋介石和军事将领,对于打一场全面内战,具有充分的信心。蒋介石曾坦言:“比较敌我的实力,无论就哪一方面而言,我们都占有绝对的优势,军队的装备、作战的技术和经验,匪军(注:这是蒋介石对人民解放军的称呼,下同)不如我们,尤其是空军、战车以及后方交通运输工具,如火车、轮船、汽车等,更完全是我们国军所独有。一切军需补给,如粮秣弹药等,我们也比匪军丰富十倍。重要的交通据点、大都市和工矿的资源,也完全控制在我们的手中。”“一切之条件,皆操之在我,我欲如何,即可如何。” 蒋介石甚至大言不惭地说:“时间到了,成熟的苹果自然会坠入我们的怀抱。” 1946年10月18日在南京召开的秘密军事会议上,蒋介石狂妄地宣称“五个月之内打垮中###”。

  然而,军事上的优势并不等于战场上的胜利。古往今来,无数以弱胜强、以少胜多的战例都能说明这一点。作战原则的一系列失误,使其没有将最初的军事优势转化为胜势,并最终输掉了这场战争。

  解放战争之初,凭借其军事力量的优势,决定采取速战速决的战略方针,发动全国规模的内战。其基本企图是:用193个旅(师)约160万人,即占全部正规军80%的兵力,向解放区发动全面进攻,力争在3至6个月内,首先消灭关内中共武装,然后再解决东北问题。蒋介石曾经在一次军官会议上狂妄地声称:“我们有空军,有海军,而且有重武器和特种兵。”“如果能配合得法,运用灵活……就一定能速战速决,把歼匪消灭。”

  从1946年6月下旬开始,军先后对各解放区发动大规模进攻。其进攻的基本部署是:“以郑州绥靖公署主任刘峙指挥8个整编师又2个旅,约22万人,围攻中原解放区;以徐州绥靖公署主任薛岳指挥58个旅,约46万余人,进攻华东解放区(包括山东、华中两解放区);以郑州、徐州两绥靖公署和第一、第二、第十一战区各一部共28个旅(师),约25万人,进攻晋冀鲁豫解放区;以第十一战区司令长官孙连仲、第十二战区司令长官傅作义和第二战区司令长官阎锡山指挥38个师,约26万人,向晋察冀、晋绥解放区进攻;东北行营主任熊式辉和东北保安司令长官杜聿明指挥7个军16个师,约16万人,以主力一部沿松花江监视北满解放区,主力位于沈阳以东地区对付南满解放区;第一战区司令长官胡宗南所属主力19个旅,约万人,准备进攻陕甘宁解放区。此外,用于进攻广东各游击区及海南岛解放区的兵力共计9个旅,万人。” 此时的,气势汹汹,公开宣称:从军事上对付,“三个月至多五个月便能解决”。

  然而,高兴得太早了。1946年7月至10月,即解放战争全面爆发后的头4个月,正规军就被歼灭32个旅,连同被歼的非正规军在内,共计万人。4个月中,中###队经过大小80余次战役、战斗,歼灭了大量敌人,经受住了严峻考验和锻炼,取得了依托解放区实行内线作战、歼灭美械装备之敌的初步经验,坚定了胜利的信心。

  在接下来的4个月中(即1946年11月至1947年2月),正规军又被歼灭34个旅,连同非正规军共约41万余人。这4个月的作战,军被歼万人以上的战役为前4个月的4倍,被俘正规军少将、旅级以上高级军官为前4个月的3倍,损失的兵力为前4个月的倍。国共双方所占城市的对比数则由∶1下降为1∶1,兵力损失对比由∶1增至∶1。军损失的兵力中,被俘、投诚、起义与伤亡对比由1∶1上升为2∶1。 这些数据生动地说明:军队士气低落,战斗力明显下降,战局正在向有利于的方向发展。

  由于损兵折将,1947年3月,不得不放弃了全面攻势。全面攻势的失败,宣告了“速战速决”理想的破灭。

  展开全部解放战争时期敌我力量说实话已经差不了多少了,除了王牌部队的装备有所差距外,普通部队就只有装备的使用程度上有所差异(因为我们的武器都是缴获的),而军无论从民心、军心和部队得士气、精锐程度来看,差距就不是一星半点了。

  而抗战时期的几场大会战使得的精锐部队损失殆尽,新招募的军队没有什么战斗力,如果抗战前期部队的战斗数值为10的话,抗战后期的战斗数值最多不过5,而我们的部队抗战前期的战斗数值为2,抗战后期就最少能达到8以上了。

  总之,到解放战争时期,的部队成功完成了从精锐到杂牌的转型,而我们则是从杂牌到精锐的转型,力量的消长一目了然。

本文链接:http://ottimosito.com/diwoqingkuangtu/7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