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ds视讯 > 敌我情况图 >

77事变敌我双方对峙战争地图

归档日期:08-12       文本归类:敌我情况图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2014-08-14展开全部1937年卢沟桥事变的侵华日军是从丰台镇出发的。为进一步研究卢沟桥事变前侵华日军在丰台的驻军情况与发动卢沟桥事变的关系,揭露日本帝国主义发动全面侵华战争的罪恶阴谋,我们访问了当年宛平县丰台镇镇长熊万普和一些当地的老住户,并查阅了有关资料,现整理成此文。

  19世纪末,中国爆发了声势浩大的反帝爱国的义和团运动。帝国主义为了维护和扩大侵华的既得利益,决定组织八国联军进行武装干涉,日本就在八国联军之列。

  1900年6月10日,俄、英、美、日、德、法、意、奥八国联军,在英国海军中将西摩尔率领下组成先遣队入侵北京,联军受挫。经过一番筹措,又于8月14日对北京发动总攻,北京失守。在侵华联军中,日军人数最多,战斗力最强,成为八国联军的主力之一。

  1901年9月7日清政府与英、俄、日、德、美、法、意、奥、比、西、荷11国公使签订了丧权辱国的《辛丑条约》。根据该条约中的第7、第9两款规定,中国被迫给予上述国家在中国的驻兵权。规定中写到:允许上述国家在北京以保护使馆为名长留驻军;由北京至渤海湾的通道各国可派军队驻守,其可驻守地为:黄村、廊坊、杨村、天津、军粮城、塘沽、芦台、唐山、滦州、昌黎、秦皇岛、山海关12个地方。从此,自渤海湾至北京的通道被列强所控制,京城的大门被迫敞开。清政府在帝国主义列强的淫威下屈服了,国家主权丧失殆尽。《辛丑条约》给中华民族带来了巨大的灾难。

  当时日本在北京使馆区驻军400人,在战略要地天津、塘沽、秦皇岛、山海关等处驻军1250人。《辛丑条约》签字之前的两个月,日本以“护路”、“护侨”为名向中国派遣了驻屯军,命名“清国驻屯军”,第一任司令官大岛久直中将,总兵力约2600人。其驻屯军司令部后迁至天津日本租界内的张园。该驻军又先后改名为“中国驻屯军”、“天津驻屯军”,我国通常称其为“华北驻屯军”。七七事变前,其驻屯军司令先后为梅津美治郎中将、多田骏中将、田代皖一郎中将和香月清司中将。从《辛丑条约》签订以后至七七事变前30多年间,日本不断向天津驻屯军增派兵力。这支侵华日军,在各驻守地耀武扬威,像一只恶狼,时时威胁着华北地区的安全。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日本侵占了东三省,次年3月扶持成立了“伪满洲国”。同年1月28日,日军进攻上海,迫使中国政府签订《凇沪停战协定》。同年3月,日军占领热河,4月下旬突破长城防线月下旬,日军进一步侵占了秦皇岛、北戴河、抚宁、迁安、卢龙、昌黎、密云、蓟县、唐山等地。5月31日强迫中方签订《塘沽协定》。其协定划定延庆、昌平、高丽营、顺义、通县、香河、宝坻、林亭口、宁河、芦台所连之线以东、以北广大地带为“非武装区”。因《塘沽协定》内有河北省东部非武装地带的设定,致使中国军队从此无法进入长城一线。东北三省、热河省及河北省的部分地区相继沦为日军侵略者的殖民地。非武装地带的设定使侵华日军能在河北省占据有利的位置,成为其顺利推行新侵略计划,分离华北及内蒙的策源地,并由此进一步打开了直接通向平津的门户。

  1935年“华北事变”,日本帝国主义以吞并华北五省(冀、鲁、晋、察、绥)为直接目的,加紧对华北的争夺。它的第一个步骤是迫使中央势力退出华北,第二个步骤是策动华北五省自治,妄图把华北变为第二个“满洲国”。

  同年5月间,关东军以《国权报》、《振报》两社长(汉奸)被枪杀及中国官方“庇护”孙永勤部抗日武装为借口侵入冀东地区,威胁平津。政府当局屈服于压力,于7月6日,由何应钦及天津驻屯军司令官梅津美治郎签订《何梅协定》。由于《何梅协定》的签订,使中国在河北省的主权大部分丧失。在此期间,关东军还借口第二次“张北事件”,强迫察哈尔省主席秦德纯与日本特务机关长土肥原贤二于6月27日签订《秦土协定》。为此,中国军队撤出宝昌、康保地区,使察哈尔省的主权丧失。11月,汉奸殷汝耕建立所谓的“冀东防共自治政府”。至此,冀东22县实际已沦入敌手。1936年5月,由日本策划扶植内蒙德王成立“内蒙自治政府”。向华北驻屯军增兵,在古北口等处筑炮台,在北宁铁路沿线派驻重兵。通过一系列的侵略行动,平津已处于日本侵略军的包围之中。

  1935年夏,日本又策划“白坚武事件”。6月27日夜汉奸白坚武纠集地方流氓、伪军及日本浪人300多人,袭击丰台火车站,开着铁甲车,进攻永定门,28日晨被北平守军击败。11月28日,几十名日本宪兵强占了丰台火车站。1936年4月17日,日本向华北增兵6000人。同年5月16日,日本任命河边正三为天津驻屯军步兵旅团长,在北平设立旅团司令部。步兵旅团为日本华北驻屯军主力,其第一联队驻北平、丰台;战车队(配大小坦克24辆)驻丰台。新增日军先在通县暂住,从6月21日到30日,开始转驻丰台。7月18日,日军在丰台设立了军事指挥部,其驻军营房为原英国兵营。

  侵华日军进入丰台后,为加紧准备侵华战争,不断扩建兵营,以备战事一旦爆发,便可整列车的运兵至丰台,并可用兵营贮存粮食、军械、被服等后勤物资,当地老百姓就称之为“东仓库”。“东仓库”占地约有百余亩,后又不断扩大,包括北孔庄子、南孔庄子(部分)、后泥洼、七里庄(部分)等村庄。它四周围着铁蒺藜,设有围墙,后来又修了土围子。从此,军营内的活动过路人就看不见了。日本驻兵以后,经常以打靶、练兵为名,到卢沟桥南河滩一带演练,有时也在丰台以西各村附近演习攻守。丰台所驻的日本士兵都是经过多方面综合训练的。开始驻军不多,为了显示他们兵力多,一天外出好几回,上午以陆军装备列队出来,下午以骑兵身份骑马出来,时而开着三轮摩托出来,时而开车拖着大炮出来……花招不断变换,用以显示他们兵力众多装备优良。

  当时,丰台也驻有中国的二十九军,日军驻兵营,二十九军驻民宅,两军驻地相隔300米左右。由于日军不断地挑衅,两军之间则不断发生摩擦。当时的路都是马车通行的土路,路很窄,两军相遇走到一起,日本士兵不肯让路,坚持对峙也曾有过。更有甚者,如遇上中国步兵列队,日军就用骑兵向中国军队冲撞,为此中国士兵就拦住马头,扯下日本士兵,予以缴械。

  日军为了达到其独占丰台的目的,不断制造事端,企图把二十九军挤出丰台。1936年6月26日,发生了第一次“丰台事件”。事因是二十九军一小部分由张家口调来丰台驻防,一匹军马受惊跑到了日军营房里,中国士兵去索要时,日方不但不给,反而将士兵打伤。二十九军军官闻迅赶到,反复交涉,才没有酿成大祸。但是第二天忽然又来了一个朝鲜籍的日本特务到二十九军的马棚处,说这个马棚是他的个人财产,要求二十九军立即迁出。双方争执中,有许多日本士兵闯来助威,导致械斗。日本驻军当局正好找到借口,向宋哲元提出抗议,并要求二十九军撤兵。但宋哲元拒绝撤兵,只同意换防。9月18日,二十九军二营五连孙香亭部外出演习归营时,行至火车站前的正阳大街,迎面遇见了打靶回来的日军嘉田大队穗积的队伍,狭路相逢,各不相让。穗积部下的小队长岩井少尉,策马冲入孙香亭的连队,踏伤士兵。孙部士兵气愤难忍,便用枪托袭击马背,日军便散开队形,将孙香亭连包围。孙连长据理交涉时,反被日军掳走。这时,日本兵营听到消息后,立即由大队长率步兵赶到现场,又将二十九军营部包围。日军驻北平的第一联队长牟田口廉也大佐,得到电报后,率步兵数百人,分乘装甲车、汽车飞奔丰台。行至大井村附近,与二十九军的一个连发生冲突,该连亦被日军包围。晚7点以后,驻丰台的二十九军被分割三处,相互失去联络。敌我双方对峙一整夜,战事一触即发。宋哲元得报后,急派人同日方代表现场调查,会商解决。经上下反复交涉,于19日达成让二十九军撤出丰台的协议。从此,日本军队超越了《辛丑条约》的规定,独霸了丰台。此时,驻丰台日军已增加到2000人。丰台是北宁、平汉两条铁路线交汇处,有极重要的战略地位。日军侵占丰台后,卢沟桥成了北平唯一通往后方的咽喉,战略地位就更加重要了。

  为了发动全面的侵华战争,日本参谋本部制定了1937年度对华作战计划,准备以14个师团的兵力,占领中国的华北、华中、华南地区,一举灭亡中国。为此,日本就在东北大量增兵,同年总兵力已超过5年前的4倍多,火炮增加3倍,飞机增加2倍,坦克增加9倍,准备随时调到华北作战。此时华北驻屯军兵力实际已经增加到两万人。日军侵占丰台后,以“东仓库”为基地,兵源充足,作战物资有了充分保证,又可以作为切断华北与南方联系的重要军事据点。至七七事变前,日军不间断地进行军事演习,并且不断扩大规模,伺机再次挑起事端。其觊觎华北,灭亡中国的侵略野心此时已暴露无遗。终于在1937年7月7日夜以丰台为基地发动了震惊中外的卢沟桥事变。

本文链接:http://ottimosito.com/diwoqingkuangtu/3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