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ds视讯 > 敌退我追 >

红军三年游击战寻找党中央 曾再岳西休整两个月

归档日期:11-29       文本归类:敌退我追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1934年11月红25军出发长征前,曾在岳西县河图镇皖源村上坊田休整两个月,从某种意义上说,上坊田是红25军的长征起源地。经过一个半月的行程,中央代表最终到达红28军集结地红安县七里坪,会见了红28军政委高敬亭和82师政委、中共皖鄂边特委书记何耀榜及全体指战员。

  1934年11月红25军出发长征前,曾在岳西县河图镇皖源村上坊田休整两个月,从某种意义上说,上坊田是红25军的长征起源地。红25军主力撤离大别山后,留守根据地的红25军82师等部队于1935年2月重建的红28军坚持战斗,有力地掩护了红25军和中央红军等主力红军的战略转移。在游击战争的三年,红28军与党中央一直失联,孤军奋战,经历了坎坷的找寻之路。

  9月8日下午,记者来到了大别山深处的岳西县河图镇凉亭坳,在凉亭村凉亭组一处地势较高的开阔场地有一座汪胡氏宗祠,这里便是1935年2月红28军第三次组建之地。

  红28军是大别山军民喜欢使用的、妇孺皆知的一个红军番号,她是大别山农民子弟兵,1933年红28军两次组建后,两次编入红25军。第三次组建后,这支部队开展了艰苦卓绝的鄂豫皖三年游击战争,在中国革命史上赢得了“大别山红旗不倒”的美誉,直至1937年7月抗日战争爆发,岳西举行鄂豫皖边区国共和平谈判,三年游击战争才宣告结束。

  红25军主力撤离大别山后,以18个团的兵力追击,同时以56个团的兵力留在鄂豫皖地区对红军和游击队“限期剿绝”。鄂豫皖根据地被敌人分割并不断压缩,有被敌人完全占领的危险。省委常委﹑皖西北道委书记高敬亭率领红25军82师留在皖西北根据地,陷于敌军四面包围的境地。

  这座祠堂的土砖旧瓦仿佛还在讲述着昨天的故事。河图镇政府工作人员叶根禾告诉记者,红25军撤离鄂豫皖苏区后的斗争形势很严峻,高敬亭率部队四处转战,1935年2月3日正是大年三十,高敬亭来到凉亭坳,当天晚上就在祠堂开了会,将会合的部队整编成红28军,全军一共千余人。

  凉亭组今年88岁的汪生明是村里为数不多的对当年的事情还有印象的老人。汪生明还记得,那年他只有七八岁,开会那天拍照留影,他也在里面。

  如果说凉亭坳是红28军发源之地的话,那么包家乡境内的鹞落坪则可以称为红28军的大本营了。1935年8月,军政委高敬亭率领红28军在转战途中进入鹞落坪,见此地崇山峻岭、山高林密、易守难攻,就决定将红28军的大本营设于鹞落坪,在鹞落坪建立了鄂豫皖边区最高党政军组织。随后部队在鹞落坪建立了便衣队、潜山战斗营,高敬亭常住鹞落坪东冲湾聂家老屋和门坎岭沈家老屋。

  当地一位年近七旬的老人聂声华告诉记者,他的曾祖父聂在忠当年就是鹞落坪区委书记,高敬亭当年就住在他曾祖父家里。当时红28军在鹞落坪开设了红军山林医院、被服厂、修械所、交通站和商店等,商店都是红军便衣队出资开的,老板多是地下党员和革命群众,不仅做生意,还为红军搜集、传递情报,提供各种军需物资,也被人们称为“红军商店”。

  红28军虽然没有参加长征,但三年游击战中,他们转战于鄂豫皖三省45个县开展游击战争,粉碎了4次大“清剿”,拖住17万军队,有力地掩护了红25军和中央红军等主力红军的战略转移,它对红军长征的功绩是不可磨灭的。

  “我父亲汪顺红当年给红军跑过路,搞运输工作,挑过衣裳、子弹,送到红军学校、红军医院。雷公石壁沟和英山他也去过,一个人挑,去个三四天回来。”汪生明说,“不记得这附近打过多少仗了,每次只过过身,红军来了要待几天,我家每次都住满了红军,一个连长还抱过我睡觉。”

  在祠堂附近有一棵直径1.5米的古枫树,叶根禾说,红军战士经常登树观察敌情,后人称此树为“红军瞭望枫”,树根部有个树洞还可以藏人。红军撤离根据地北上抗日时,将留下的红军伤员杀害,将烈士头颅悬挂于树上,鲜血顺着树干往下流,染红了斑驳的树干。

  1935年2月红28军重建之时,中央红军主力正在长征路上。三年游击战中,红28军一直和上级党组织失去联系,高敬亭也多次写信给党中央及鄂豫皖省委,也曾派交通员去陕北地区,但一直没联系上。党中央也多次派人到鄂豫皖边区寻找红28军,但也未能找到。

  1936年9月,高敬亭将中共皖西特委改为中共皖鄂边特委,何耀榜任特委书记。为了打通与党中央的联系,何耀榜派交通员姜术堂三次寻找党中央。记者就此采访了岳西县党史专家储挺身,了解这艰苦卓绝的寻找之路。

  姜术堂出生于河南一个贫苦家庭,被抓壮丁抓到军队里,当上了安徽省保安第三团的排长,而这第三团两个连里有的秘密支部。红25军走后,他们与红28军246团政委、皖西特委书记徐成基接上头。徐成基牺牲后,他们就没有和山区党组织联系上。在一次行动中,姜术堂7人负了伤,被送到红军医院。在这期间,姜术堂加入了红军。

  “西安事变和平解决后,就部署三个月秘密清剿,调动重兵封锁鄂豫皖边区,企图在3个月内把红28军消灭,并且四处张贴布告,高价悬赏活捉高敬亭及何耀榜。”储挺身说,“在此情况下,原在军队内做过兵运工作的姜术堂被委派,第一次到外线去寻找党中央。”姜术堂在寒冷的天气里,只身从大岗岭特委机关出发了。

  1937年2月中旬,在反“三个月清剿”中,何耀榜率皖鄂边全体部队到湖北黄冈和高敬亭会合途中战斗负伤。这期间,姜术堂到汉口之后又坐车到郑州,打听到红军已经改名为八路军,在西安有一个办事处。他从河南带了一份有关国共合作的报纸,回到了大岗岭向何耀榜复命。

  何耀榜认为,国共合作的事听说过,但得不到党中央的指示,还是不能确定今后的工作方针。姜术堂在郑州听说有一个地下党特委,请求何耀榜写一封介绍信,由他带去通过地下党的关系寻找红25军,以寻求党中央的音信。当夜,姜术堂第二次踏上了找寻党中央的道路。

  “姜术堂这次走后的几十天,何耀榜部队异常艰苦:玉米粉吃完了,天黑后才能扯一点野菜充饥,后来野菜都吃光了。军第32师又全部开到皖鄂边的鹞落坪、大岗岭修炮楼、筑工事,在山沟、山头搜查他们。”储挺身说。何耀榜派人等待交通员,其他同志分散出去打游击。

  1936年6月的一天晚上,姜术堂来到沙河村找到了何耀榜。这一次,他带着信到了西安,找到了红军联络处,党代表林伯渠接见了他。4天后,红军总政治部主任王稼祥召见了他,了解鄂豫皖边区情况。姜术堂带回了王稼祥代表党中央的口信:叫何耀榜最好找到高敬亭同志,设法组织和谈判。在谈判中首先要停战,不接受任何名义,一切有关的重大问题由中央最后决定等。在可能的条件下,何耀榜最好派一个干部来,实在派不出干部,也要把鄂豫皖的部队和党的力量,特别是目前的情况送一份较详细的报告来。

  在与高敬亭的联系被切断、没有部队可派的情况下,何耀榜将红25军离开鄂豫皖后红28军坚持游击战争的情况,用“密写法”向中央写一份报告,由姜术堂送达并请党中央派人来。

  值得一提的是,何耀榜的这封亲笔信被转交到了主席手里,毛主席决定派中央代表到鄂豫皖根据地找红28军政委高敬亭,向他传达党中央有关抗日的主张和指示,向他们表示致意和问候。

  1937年7月13日,就在高敬亭与何耀榜在主簿镇境内的南田会面的时候,党中央派去的4名代表已经从延安出发了。经过一个半月的行程,中央代表最终到达红28军集结地红安县七里坪,会见了红28军政委高敬亭和82师政委、中共皖鄂边特委书记何耀榜及全体指战员。(安庆日报)

本文链接:http://ottimosito.com/dituiwozhui/9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