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ds视讯 > 敌退我追 >

371章 敌追我退箭如蝗(第11页)谋定三国前

归档日期:07-27       文本归类:敌退我追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却原是在马突入城中后,就见得那本是好好的媪围县城,已经仅剩得北面的一端完好无损了,而南面的城墙竟然全数都被拆了个精光。

  马见状这个气啊!乃咬牙切齿的心道:“你个该死的华匹夫!你走就走吧,可你他娘的拆了马老子的城墙做甚?莫非你还想着要马老子去忙着修补城墙,而不来追你不成?”

  马在大怒之下且又担心华飞走远的追之不急,乃不顾残破之城的挥枪大吼:“追,给马老子全军狂追,今日无论如何都不能让那华匹夫给跑喽!”

  在各级军官的大吼声中,西凉万军们纷纷的扬刃狂吼着,就随在银枪白袍的马之后,策马扬尘的疾奔南面而去。

  然而马在引军追出媪围之南后,随即就明白了华飞为何会拆了媪围南城了,却原是华飞这家伙根本就是在自己挖坑自己填。

  一马当先的马见得媪围之南深沟无数,唯有中间用城墙之土填平了一条大道,乃扬声“哈哈哈”的大笑道:“华匹夫,你这正是自作自受!”

  他心知这肯定是华飞为了防止韩遂背后捅刀子,而命大军先在媪围县城的南面挖掘了无数的深沟高垒,谁知临到要撤军时才现这玩意反挡了他的路,乃急命大军动手拆城的填平一条大道。

  是日马引军在“轰隆隆”的马蹄声中狂追出了数十里的路程,却见得前方旌旗飘扬处“呜呜”的苍凉号角长鸣,一将引军横向列成数阵的拦住了去路。

  马见得这将青甲白袍策神驹,白羽森冷搭雕弓。正是那奉命断后的东莱虎将——太史慈,引领着数千的精骑们搭弓扣箭的严阵以待。

  马见得是太史慈亲自断后,且对方黑压压的大军是人人扣弓个个搭弦,乃急挥枪勒马的收住了众军们的疾奔之势。

  却听得已有些微热的东南风中,传来了太史慈的叱喝之声:“马孟起,我主本为你等之事而起军相助,今日我关中有事需引军回返,你却如何敢忘恩负义的引军来追?”

  “放你娘的个臭哄哄的臭狗屁!”马闻言枪指太史慈的怒骂道,“你主出尔反尔的与韩遂那厮勾结着欲夺马老子的武威城,你当马老子不知情呼?”

  “哼!”太史慈冷声而嗤的高声道,“马孟起你休要强词夺理,我来问你,是哪个先背盟在先的与韩遂暗中往来,又是哪一个拒不交付钱粮的妄图暗里取利?”

  马闻言一时俊脸微红的无言以对,却在片刻后摆枪怒道:“马老子不与你来逞这无用的口舌之利。”

  “口舌之利?”太史慈眯眼斜视着马道,“你不动嘴,莫非还想动手不成?你可别忘自己是哪一个的手下败将。”

  “混蛋!”马闻言涨得俊脸皆红的睁怒目、扬巨声的大喝道,“马老子那是中了奸计才落败的,你小子分明就是胜之不武!”

  “哼”太史慈唇角微翘的讥笑道,“赢就是嬴,输就是输,哪有你这等输不起的人?”

  马闻言只气得咽喉微甜的一口鲜血几欲喷出,乃挥枪就待要上前再战太史慈,以证明自己的武艺不弱于他。

  却因自己的千山雪神驹不在,而担心单凭跨下这劣马之力不足以对抗人猛马狂的太史慈之威,而只得强自的忍耐。

  太史慈见得马不敢紧逼,乃扬声喝道:“众军听令,保持阵形的交替掩护——撤!”

  是日太史慈立马扬弓的亲自断后,保护着大军们以风筝战术的阵形交替掩护而退,略行略歇的保护着满带辎重的华飞中军后撤,马却引着大军如狼一般的缀在了后面。

  直至天将暮、风转凉、一片艳红映西方的时辰,马身后“轰隆隆”声大作,阵阵黄尘纷飞间,骑乘千山雪的马铁引着黑压压得见不到边的马腾大军到来。

  “不好,”太史慈见状大吃一惊的高声传令,“去中军报给主公得知,敌军大部队追至,让他作迎战的准备。”

  警卫高应声拔转马头的疾奔而去,另一侧马火下马与疾奔而至的马铁换了坐骑,随即挥枪虎吼“杀!”的一骑当先挺枪径取太史慈而去。

  登时苍凉的暮色里千军尽吼,万马奔腾得如瀚海狂潮般的直奔太史慈所部汹涌扑去。

  太史慈见得敌军们人狂马急,乃挥弓虎吼:“众骑听命!千人为一队、前后三百步之距、左右间隔三骑、列横阵,风筝战术——起!”

  太史慈更是雕弓连闪,霎时弦化惊雷响,箭作狂电飞,登时箭无虚的在“噗哧、哦啊”声内连取了一十二条人命。

  太史慈身后的第一个千人队,只在一轮箭雨射得疾冲而来的西凉众军们个人仰马翻后,随即就左右两分的向后方疾奔而去。

  却有第二千人队随即接上并立马放箭,登时“咻咻”连声中又是一波箭雨飞坠,此时却有马一马当先的挥枪直奔太史慈,因此这一千支夺命利箭却是大部份都奔着他而去。

  马闻得弦响箭声起,虎目生威的大喝一声,登时拿枪式展旋风起,只银白锋利的枪头一阵急旋,登时“叮叮叮”声响得直如炒豆一般,竟是浑不落一箭的全数旋拔而开。

  正在此时,太史慈见得敌军们恍如蝗虫般的纵马奔腾而来,且敌方的大军隐隐有对己军两翼包抄之势,心知大事不妙。

  众领军都尉闻令手执挂在脖子上喇叭,向着后方列阵的众军放声高呼,刹时太史慈麾下的众军们,由前向后的左右分开各自放马疾奔。

  登时一个弯曲行状的横向大阵急成形,众军们边策马向南疾奔,边依令纷纷的向着后方急追而来的马腾军卒前方抛射利箭。

  因为他们现华飞军是跑的,而他们是追的,在两军都骑着战马的情况下,他们现自己的弓箭和标枪逆风射将出去,却只管全够之不着的都射了土。

  而华飞麾下精骑们更得东南风之助,那射出来的根根夺命利箭在“咻咻”下落时,他们却正好就是生生的凑上去让人射!

  只这数轮箭雨下来,马腾军中的勇士们,登时就中箭着伤得阵阵热血溅凉风,万幸的是他们的出身西凉皆是悍勇之辈,虽然中箭者多却是落马者少。

  要不然的话此时大军们纵马直急之时,只要有落马的人,那登时就得是被疾行进中的骏马们给“轰隆隆”踩过去,踩过去得都化为了血泥。

  而那拥用着千山雪的马,正怒不可扼的策马疾追着想要一骑冲阵时,却又被神箭无双的太史慈以人一等的箭术给生生制住。

  正当马腾军死伤惨重的时候,随后引大军追来的马腾令亲信们齐声大吼:“全军散开,以散星阵势追敌!”

  其麾下的众军们闻令纷纷大吼着,急拔马向着两侧铺散开来,登时就极大的减轻了中箭着伤之势。

  而在此一时,南面不远处得到急报的华飞,正命令中路大军们急的在坡度较陡的地方,以大量的辎重车辆环形布阵,同一时刻前方许定也派人以快马飞报祸事而来。(未完待续。)8

本文链接:http://ottimosito.com/dituiwozhui/3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