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ds视讯 > 敌退我追 >

川南游击纵队的几次战斗

归档日期:07-14       文本归类:敌退我追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1935年2月,根据扎西会议关于创建川滇黔边区根据地的决定,中共中央和中革军委抽调干部成立中共川南特委和中国工农红军川南游击纵队。在中共中央直接领导下,中共川南特委负责领导红军川南游击纵队以及长江以南、金沙江以东、乌江以北(包括泸县中心县委工作地区在内的)区域的地方工作,开展游击战争,掩护中央红军战略转移。

  1935年2月18日,在扎西集结的中央红军趁敌不备,突然东进,二渡赤水。红军川南游击纵队为牵制敌人,配合中央红军的战略转移和军事行动,向北插入川南,进至黄坭嘴、树坪一带,威胁川南重镇叙永。

  坐镇泸州的川军南岸总指挥潘文华以为中央红军仍要进入四川、北渡长江,急令进至黔边温水的潘佐旅“星夜兼程回守叙永”,令第一路指挥范子英旅“兼程由金鹅池向两河口截击”。

  2月20日,潘文华又电令独立第一旅张竭诚部开赴叙南,独立第二旅田冠五部移驻叙永;急令第二路达凤岗旅由黔北赤水“兼程赴叙永扼守,魏楷部布防古蔺”。

  云南孙渡部得悉叙永黄坭嘴一带还有一支红军,也“深恐乘隙窜滇”,急令到分水岭之龚顺壁旅回守滇境。

  这样,纵队就牵制了一部分尾追和拦截中央红军的川滇军队主力,为中央红军回师黔北,取得遵义大捷创造了有利条件。

  3月4日下午,红军川南游击纵队进至黄坭落包(现名六包),与从黄坭嘴分路追来的川军遭遇,展开激战,打退敌人多次进攻,毙伤敌人10余人。傍晚,得悉敌人三路包抄,纵队转移到木厂梁子大山上。

  3月5日拂晓,敌军周遇祥营两个连由民团带路,从侧翼包抄木厂梁子,敌主力则由正面强攻。上午8时许,大雾迷漫,方向难分,敌人已经逼进驻地,纵队方才发现,仓促组织反击。战斗十分激烈,部队分路突围。

  杨登高畏惧参加战斗,带领第三大队退走滇边,致使大坳口一带无兵力扼守,敌人的两连兵力乘机偷袭上来,造成纵队作战被动;余泽鸿率领第二大队一中队及运输排转移到后沟,又受到当地民团伏击;徐策率第一大队在附近周旋,下午又与周营遭遇,展开激战;其余两个大队,在曾春鉴指挥下,打退敌人的进攻,缴枪30多支。

  第四大队长梁亚伯率领少数战士与追敌拼杀,掩护部队继续前进,他的右手被打伤,仍忍着剧痛,用左手持枪向敌人猛射,不幸又被敌人的手榴弹炸成重伤。战友将他抢救下来,终因流血过多,壮烈牺牲。

  1935年9月16日,红军川滇黔边区游击纵队由长宁出发,途经古宋踏水桥,进入纳溪县南部,中午占领水口寺,下午进占文昌宫。

  次日凌晨,急行军20里,直奔上马场,打下乡公所,将县保安队一个分队击溃。部队占领上马场后,十里外的叙蓬溪守敌被枪声惊动了,打来电话询问,游击队假借保安队口吻回答说“平安无事”,迷惑了敌人。

  随即,游击队切断电话线路,兵分两路出击。一路从真金滩渡过永宁河,经双观音到叙蓬溪;一路从大洲驿过河,抵达叙蓬溪。

  纵队侦悉镇上有地主武装300多人,多数都已派往外地保商去了,乃趁敌留守兵力单薄之机,在浓雾掩护下突然冲进镇里。

  枪声一响,守敌惊慌失措,有的逃走,有的缴械投降,负隅顽抗者被当场击毙。纵队将没收刘奉章(团总、清乡大队长)、曾伯宜(大土豪)等几家的财物分给群众;将一个作恶多端的税官执行枪决;还买了一批布匹,请群众为部队赶缝衣服。当晚,宣传队在万寿宫演文明戏,邀请群众一同观看。

  连日来,纵队所到之处的乡镇长相继飞报纳溪县政府,称纵队“声势浩大”、“团力不足,滋蔓难图”、“风闻今夜必到纳溪县城”、“请速派队防堵以防不测”。纳溪县长认为“形势严重,有进窥县城企图”,一面命令文昌、合面、上马各乡镇调集壮丁队踞隘防守;一面飞报上司求援。第七区保安司令部即派该司令部副官长宋异邨来纳溪指挥团队。

  9月18日深夜,纵队获悉川军教导师的舒元瑞率富顺、隆昌两县民团即将抵达叙蓬溪,乃于19日凌晨撤出叙蓬溪,经白合场,到打鼓场。然后兵分两路,一路经黄石磴,一路经象鼻子,前往叙永县水尾。

  叙永天池守敌得到消息,自知身边的20多人无力抵抗,一面向叙永县城打电话请求驻军增援;一面抽调下属马岭、麦地两乡各一个班乡丁驰援天池。马岭一个班乡丁驻扎永宁河对岸,麦地一个班乡丁由刘洪安带到自己老家盐井坝设防。

  9月22日上午,纵队抵达天池,守敌刘区长率队退到永宁河对岸,隔河与纵队相互射击,双方僵持不下。

  驻叙永县城的敌军边防二路一团团长赵治国,接到告急电话后,派遣成、谢二营沿永宁河而下,行至马刻桥分路,刚上二等坡,看见纵队后卫部队已到高木岭碗厂。敌军便改道从坳龙场下坡,走红桥沟直向天池追来,妄图截击纵队。

  纵队后卫部队先于敌军到达天池,与大部队会合,占领了杨家坳碉堡。敌军谢营随后赶到,占领骑龙坳,据山对峙。敌成营由右包抄,妄图夺牌楼山上的哨所,轮番向纵队冲锋,激战5小时之久,双方均有较大伤亡。

  当晚,纵队考虑到背水之战于我不利,便转移到麦地坝。次日,纵队向川黔边境进发,途中遭到敌军伏击。纵队战士奋起反击,击溃敌军,战士贾树舟击毙几个敌人后不幸中弹牺牲。

  战斗结束后,纵队经三门场、大石姆,前往贵州赤水宝元。纵队在赤水宝元重创追敌军赵团谢营,打死打伤敌军100多人,缴获步枪近百支。后纵队转移到方碑、大鹏一带,继而折向回龙场,过天生桥,进入川南叙永、纳溪境内。

  游击纵队在坚持了两年之后,于1937年1月化整为零继续战斗。特委所建的云南游击支队、贵州游击支队、川南游击支队在与上级党组织失去联系之后,仍在川滇黔边区坚持斗争,直至抗战结束。

  抗日战争后期,蒋介石不断制造摩擦、挑起高潮,曾调集重兵包围、封锁抗日根据地。为了反抗的疯狂“围剿”和血腥屠杀,川南游击支队与云南游击支队取得联系,两个支队100多人配合行动,先后在叙永长秧、马岭和江门剪草铺的公路险要地段,伏击前来“围剿”的军,并截获了一批。

  1945年5月的一天,川南游击支队与云南游击支队协同作战,在川滇东路上袭击军车。两支队伍100余人,埋伏在叙永长秧殷家沟公路两旁。此处地势险要,公路盘旋,四周林密,人烟稀少。游击队派出哨兵,假装在坡上割草。不久,传来哨兵嘹亮的山歌声,队员知道是敌军车来了的暗号,立刻设置路障,准备战斗。敌九辆军车进入包围圈后,游击队发动突然袭击,先将首尾两辆汽车轮胎打坏,当场击毙顽抗的押车敌兵,其余敌人慌忙逃窜。游击队缴获了一大批后,迅速从密林中撤走。

  同月,川南游击支队与云南游击支队又联合在江门剪草铺、马岭场袭击敌军车。其中,马岭战斗影响最大。游击队80余人于头天晚上,来到离场上半里路处隐蔽宿营。次日是马岭赶场日,游击队提前做好战斗准备。中午时分,游击队突袭乡公所,缴获了几支步枪和一批物资。随后,游击队在公路上伏击一辆敌军车,缴获了一批。(颜林)

本文链接:http://ottimosito.com/dituiwozhui/224.html